女王故事:陌生的兩個人

「妳發什麼呆阿?看得這麼認真喔!」

假日的展覽會場就是不一樣,人多擁擠,有點影響了我看展的興致,乾脆走馬看花,打發時間。轉身,妳呆若木雞的站在一幅畫前,也不知道妳是在看畫還是神遊去了。

「沒有阿,我們走吧!」妳回神,對我笑了笑。

一路上妳沒有多說什麼,我們很隨意的亂聊,這樣愜意的下午,我們一前一後散步著。

 

「妳說哪一型人容易變成第三者?」妳忽然轉身問我。

「不能這樣說」我搖搖頭,「會成為第三者的因素太多了,出軌的和變成小三的都有不同的原因和立場,沒有哪一型的問題。怎麼忽然這樣問?」

妳自顧自的往前走,沒有回答我。

「我剛剛在展場看見他了。」忽然,妳停下腳步,開始說起妳和那個男孩之間的事。

 

那個男孩是因為和朋友一起出遊而認識的。

原本姊妹淘們從曖昧程度一致判斷,應該有機會譜成戀曲,可是卻遲遲沒有結局。

剛開始,女孩害怕自己沒有接受愛情的勇氣,如反射動作一樣的保持距離,

但就像人人都想窺探女王的祕密一般,男孩開始探究女孩的點滴,而女孩緊閉的心房也隨著窺探而開啟

當女孩逐漸累積情感,這才驚覺,對男孩的依賴感已經加深到不知所措,

當互動開始變得敏感,女孩才發現不是男孩唯一的對象,而男孩也發現女孩不是想像的獨立、單純。

男孩和女孩開始從若即若離,到很少聯繫,甚至刪除彼此的所有資訊。

 

我忽然想起張愛玲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裡面的這段話:

也許每一個男子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

「剛剛在展覽館裡,我看見他了,牽著他的女朋友。」妳的一句話,讓我回了神。

妳說妳不肯相信戲劇般的故事竟然發生,妳以為切斷連結就不會有討人厭的糾葛,妳懊悔那一瞬間妳的腦袋停止運作,而且竟然感到手足無措。

當下的妳選擇視而不見,只是扮演一個擦肩而過的陌生人。

 

我想妳無需難過,也無須自責,妳並不是第三者,只是莫名在這段際遇裡成為了第三「點」罷了。

他也沒有錯,只是對白玫瑰還是紅玫瑰做了選擇,或許妳反倒成為他心口上的硃砂痣了也說不定。

 

「來跑步吧!」我拉著妳開始在步道上跑了起來,比起安慰,妳更需要做點什麼來發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