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一型人如何思考?

直接不做作

使接受到全盤的概念,但是記憶容量有限,所以仍舊是從起頭概念開始透過行動理解。 

換言之,教導者不論是教全部,或部分,對他們而言都是一樣,沒有從心感受過,一樣通通忘記。

這也導致他們的快速行動,因為他們無法知道全盤之後才行動。 

他們必須一段一段因果關係去感受,才能知道。未感受過的概念對他們而言只是資訊。

如何對概念有感覺呢?

透過親自行動是一種,至於行動內容是甚麼,可能每個「心腦型」都不太一樣。 

但無論哪腫行動,都一定會啟動情緒。

 因此,解析「心腦型」的作品、文章或講稿,可以看得出來,直接而熱血。 

不會是旁敲側擊式的,不會是布局縝密的,一定直擊核心概念, 然後用很熱血的字句或是自身的故事來傳達這個概念。 

(本文原作者:陳加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