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公司許總監運用顧問知識提出建言,刊登於蘋果論壇2014年09月17日

讓廢油不再成為廢棄物(許文媛)

餿水油事件,群情激憤,目前還正在剖開毒瘤的階段,毒害範圍多大,沒人知道,不過日子總要過下去,如何讓這次事件到此為止,甚至化危機為轉機,而非下一次更嚴重食安風暴的前菜!或許這才是全民該關注與民意該監督的焦點。

有論者認為該從品格教育或是提振商業倫理著手,雖然這方向的投入值得做、多多益善、不嫌少,但並非有效解。文化與教育可讓整體素質提升,卻無法讓所有人不為惡,總是有少數頑劣。就像這次事件,只是一小撮自私奸商的惡行,並非整個食品產業共謀。誠如,阿基師所言:「台灣還是很棒的!」。台灣人整體素質豈能因少數人的惡行,而被一竿子打翻與貶低。也有人認為政府要加強查緝與檢驗。這本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責任,不過仔細計算就知道,以政府的人力負擔只能隨機抽驗與重點管理,如果要像防賊一樣的嚴密監控,這要投入多少人力?組織規模要擴編到多大?政府官員在事件熱頭上,畏於民意壓力以及媒體鏡頭,被迫上演全體總動員式徹查劇碼,但事件冷卻後,一切回歸常態的照章行事。當然要求修法提高刑度的呼聲也沒停過。但嚴刑峻法、殺雞儆猴,有效嗎?民間諺語: 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無人做。利之所趨,最重可判死的一級毒品都有人販售,何況餿油。

筆者認為,要找解還是要回到市場經濟中,透過那隻看不見的手,也就是人性自利的動機。但這還不夠,還要加入系統思考的環路概念。自然生態就是遵循著環路法則運作,譬如,雨水從天而降,滋養萬物,然後又被太陽蒸發成水蒸氣,循環往復,形成一個生生不息的良性循環。新加坡政府萃取這個概念改變舊思維,從過去花力氣找水源,轉變成讓有限的水資源可以循環再生利用,結果從一個缺水國變成了水務強國。事實上,在環路中,沒有廢棄物的概念,只會流轉與變化成為另一種型式的資源。一個物種的排泄物,必定是另一個物種的食物。譬如,大魚的排泄物成了浮游生物的食物,浮游生物是小蝦小魚的食物,而小蝦小魚又是大魚的食物。

事實上,以環路概念來設計仿生態式工業生產模式的成功案例並不新鮮、也不少見。譬如,中鋼煉鋼後的殘渣爐石,經過了處理變成了有價值的水泥,可銷售給營建業;在丹麥,諸多企業形成相互循環的環路,燃煤發電廠將廢熱提供給煉油廠做煉油熱源、給海水養鱒場作為暖氣。而煉油廠把脫硫後的氣體提供給發電廠做燃料,而脫出的硫賣給硫酸廠;在美國麻州有一家過去人人嫌棄的電鍍廠,將加工過程中所需的大量用水與有害溶劑一滴不漏的完全回收循環利用,結果不僅省下了水費,而且也大幅降低了化學溶劑的用量,由於再生的水比原先外購的水雜質含量低,使得產品品質提升,銷量更大。

面對餿水油問題,若是以舊思維來看待,必然視為廢棄物,處理方式只有銷毀一途,要麼聘雇清潔隊員逐戶逐廠回收,要麼給予回收獎勵金讓民間回收業者回收。但不論何者,其結果就是徒然增加財政負擔,只有耗損而無利得。反之,若以環路概念來思考與看待,人們用過的廢棄餿水油可以是另一個產業的投入與資源。就現有技術而言,餿水油是肥皂的原料,亦能轉製成生質柴油。除此之外,或許還能衍生出許許多多意想不到的創新產品。故,政府不該只是一味的查緝與防堵,而應該換個思維,獎勵與扶植這些產業與科技創新,讓從事相關生意的人有正當利益可圖,也就是採用大禹治水的因勢利導。如此,這次的食安風暴或許能正向轉化出新興的廢油再生產業,反能帶動經濟的成長、與就業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