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意識思路與性格、認知心理、大腦神經的異同(一)

看到這四個名詞,我想許多人大概就會昏昏欲睡了。

但是若想要認識自己,還是要有清楚的概念。

概念就像地圖,粗糙而模糊的概念只能指個大概方向,無法清楚引導到目的地。

如果是在都市裡面,拿著捷運的簡化地圖,已經足夠了。

但是若在深山中,恐怕要迷路的。

人的內心世界比崇山峻嶺還要複雜,差一點就差很遠,

轉錯一個彎,以為上山卻下了溪谷。

若用了錯誤的地圖,一輩子也走不出來。

譬如,許多『成功學』的做法:

他們認為「當內心相信自己成功,就會成功。」。

於是建議的做法就是每天催眠自己是成功人士,

直到內心相信了,自然就會成功。

像這種就是錯誤的指引,採用了它一輩子難成功。

為何呢?

假如,你是個男人(或女人),你不用天天催眠自己是男人,

你毫無疑問的就是。

但若不是,你的內心深處當然不相信,

天天催眠的行動,就暗示著因為不是所以只好自我欺瞞。

做得越勤快,其實越是不相信。

當然或許有一天真的自我催眠了。

此時,你的心智已達虛假與真實不分,豈不更糟?

所以一張好的地圖是需要的,即使讀它有點吃力,不過是值回票價的。

 

(一)性格與潛意識思路的異同

性格: 是指一套慣性的行為模式。譬如,外向者,一貫喜歡交朋友,人來瘋等等。

性格容易觀察到,而且會反覆出現,所以,我們常用來描述人,以區辨彼此,推測行為。

譬如,小明做許多事都小心謹慎,要等到多數人都做了,他才會跟著做。

於是我們把他冠上保守的性格標籤,以此區別他的不同,並推測小明面對所有的事情都會如此反應。

但問題來了,性格並不會終身不變。而且在不同的情境下,行為反應也不一定始終一致。

有學者已經研究證實了這一點(Roberts, Walton & Viechtbauer, 2006. Psychological Bulletin)。

譬如,有些保守者平日小心謹慎,但是買賣股票時卻殺進殺出。此時,是否仍舊稱之為保守者?

人類擅於適應環境,這就是人類得以成為萬物之靈的主因。

所以隨著成長,隨著環境的轉變,人為了生存,行為會調整,故性格也會改變。

以不確定的地圖來認識自己、認識他人,基本上沒太大用途的。

 

潛意識思路不同於性格,它是從心理底層的思考過程來分類,而非外顯的行為特質。

性格來自於先天稟賦與後天環境與教養三者共同塑造,潛意識思路屬於先天秉賦的一環。

所以潛意識思路對性格會有影響,但並非百分百的影響,至於是否達顯著的影響則更難說。

然而,我們為了讓一般大眾較快的了解潛意識思路,故從外顯行為面來描述各類型的不同。

這就冒著一定的風險。當潛意識思路對行為的影響不顯著時,就會造成誤判與誤解。

 

我有一國小同學,天生的過動,上課很難安靜聽講,常常搗蛋搞怪,鬧到女生哭是他最開心的時刻。

老師修理根本不怕。他因是我鄰居,我知道他爸常把他吊起來抽皮鞭,可他老兄還是依然故我。

上了國中更是變本加利,有一回拿了小圓鏡擱在鞋尖上偷窺女老師裙底風光,

結果小圓鏡匡噹一聲掉落地面,女老師發現,後果可想而知。

 

後來,我再遇到他,他全然變成另一個人,文靜沉穩。

雖然重考多次,但還是讓他拼上了大學。

上了大學後,他努力向學,大學生的放縱生活幾乎與他絕緣。

現在他居然當了高中老師。

 

如果從他現在的行為來推斷,我一定猜他是腹型人(井米,PE)。

可是若從他小時候的行為來推斷,我會猜他是心腦型人(米一,EM)。

所以,針對潛意識思路類型的判斷,外顯行為只是輔助,不是究竟依據。

根本上,還是要深入到他的內心世界中,傾聽他對於事物的思考方式,才能真正知道。

當然,透過聲測是可以更快速的獲得潛意識思路類型。

 

又譬如,我們常以急驚風來描述心腦型人(米一,EM),以慢郎中來描述腹型人(井米,PE)。

上述的描述,還是為了方便,但不並究竟。

當事情熟練,腹型人可能比心腦型人還要快。

反之,心腦型人面對不感興趣或是風險極高的情境,他也可能變成慢郎中,拖拖拉拉就是沒動力。

 

總之,性格與潛意識思路是兩不同的概念,千萬不要混為一談。

初學者為了方便拿性格來理解潛意識思路無可厚非,

但是若要深入理解,就要清楚的區辨了,否則難以致用。

當然,我們更不樂見,拿血型、星座來談論潛意識思路。

畢竟科學與玄學還不到見面的時機。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