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刻升級人生勝利組之六:TPD人物誌之聲測研發 陳加屏 從混亂中追尋潛藏的真理

TPD人物誌之二:聲測研發

陳加屏 從混亂中追尋潛藏的真理

文⊙李唐峰

 

「人類動態論」(Human Dynamics)隨著「學習型組織」(Learning Organization)的觀念引進台灣,已有二十年的歷史,

只是每一個人究竟是哪一種思路類型的,終究只能靠外顯行為判斷。

就連人類動態論的理論創始人Sandra Seagal,或多或少都還是用「猜」的,

要不然就必須透過很多的討論、互動,才能深入瞭解一個人的類型。

但是,除非行為非常的典型,否則,只要被觀察的對象稍有壓抑,就很難看出來。

「如果只有少數人測得準,那這套方法就沒有推廣的價值。」

慎思群創力顧問公司總顧問、中正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陳加屏如此認為。

企管教授自行研發軟體

身為一個研究者,陳加屏決定翻查相關的學術研究找尋明路。

他花了整整一年,發現聲音與人格的確有關,

而且在神經科學、賀爾蒙研究、幼教理論都有相關論述,

只是無法明確測出不同人的不同類型。

於是,陳加屏開始自己研發音頻辨識方法。

 

首先,必須找到一些熟識的人當範例,並且去辨識這些人的思路類型,

然後再由他們的錄音檔中歸納出不同思路類型的音頻碼。

「這中間的困難度高到難以想像。人類可用的聲音頻率從5到5000Hz非常的廣泛,

到底要取哪一段頻率?要用甚麼分析方法?如何計算歸納出音頻數碼?這些都很難抉擇。

除此之外,錄音器材、軟體、麥克風、錄音環境等,也都會影響歸納結果。」

陳加屏微微皺眉,回想著當初碰到的困難。

原本,陳加屏以為研究聲音的專家應該不少,能協助撰寫分析程式的工程師應該也不缺,但卻苦尋無人。

迫不得已,只好硬著頭皮「校長兼撞鐘」,自己一手包辦。

「PM型的陳教授,動手與動腦的本事都會,最後軟體的開發也由他搞定。」

當初一起投入研發的戴士杰說。

回想五年前,陳加屏覺得有些事還滿糗的,

「剛開始,我們還用過測鳥聲的聲音分析軟體,沒想到竟然還可以分辨我們公司的人!」

陳加屏笑說,

「但後來才發現測鳥軟體其實只抓最後十秒來分析,這對於想要把人的聲音背後的型態找出來是不夠的。

所以還是甚麼都要自己來!」

發現聲音後面的奧祕

五年來,陳加屏常常發現人外在的行為與聲測結果不符。

「到底是聲測有問題,還是外在行為判斷錯誤?

研發的過程中,我們每天都在自我懷疑、天人交戰。」

他只好一方面修正聲測碼,一方面改善自己看人的功力。

「後來漸漸瞭解,TPD是看人的內在思路,而不是看外顯行為。」

不斷從客戶、學生、小朋友的樣本中累積、測試,

最後陳加屏與戴士杰找出了大部分的聲音頻率,

並將測試門檻可以拉低到幼稚園中班,讓實用性大幅提升。

 

從旁協助、觀察整個研發過程,也持續運用這套TPD聲測系統的范永銀,在多家外商公司服務過,識人無數。

他對這套系統相當肯定:

「現在這套系統真的很準!以前我覺得我可以自己判斷,現在都還是叫大家去測一下最好。」

 

陳加屏認為自己只是開發者,不是發明者,他只是應用了Sandra Seagal的人類動態論而已。

「學習型組織大師Peter Senge、中山大學楊碩英教授、胡國強教授將Human Dynamics引入台灣,

還有前後將近六千人的獻聲,在我們還不是很成熟的過程中,願意嘗試,

讓我們的資料庫更紮實,這都是一路走來的貢獻者。」

感謝台灣溫暖社會共同孕育

回首這段開發過程,陳加屏滿懷敬意,

「所以,這項創新其實是台灣這個充滿溫暖的社會共同孕育的。」

他不斷地強調:

「我們絕不敢居功,只能說是接生而已。」

每一個新科技的發明,都有不成熟的階段,

在TPD開發的過程中,陳加屏很感謝在不成熟時期就願意嘗試的朋友、夥伴以及社會大眾,

「有時候因為各種原因,譬如環境、麥克風等等,測的信度、效度不佳,

但客戶都沒把我們當詐騙集團,

只當作是產品不成熟的發展過程。

總之,台灣的制度雖然不利於創新,

但是台灣的社會、台灣的人情卻能容忍創新的不完美。」

有著虔誠信仰的陳加屏,也透露了他堅信TPD能真正對人有益的關鍵點,

「M(Mental,腦)、E(Emotional,心)、P(Physical,腹)這三類思路原賦,恰好跟我的信仰──真、善、忍若合符節,

讓我更堅定地相信這背後藏著真理。

因為有信仰、有信心,所以才能夠從一堆混亂的訊號中找到潛藏的形態。」

看來,這正是陳加屏一路走來的心願──找出潛藏的真理,幫助更多的人。

原文出處:
http://www.watchinese.com/article/2013/9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