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刻升級人生勝利組系列三:TPD點石成金術! 壞人變好人 敵人變麻吉!

封面故事

TPD點石成金術!
壞人變好人 敵人變麻吉!

「不要讓誤會成為兩人之間的第三者。」

──戴士杰(慎思群創力顧問公司前總經理、TPD顧問

「曾經吵到快要離婚的我以前總是這樣想:

『你為甚麼這樣對我?你為甚麼講話這麼傷我?』……現在所有的『為甚麼』都不見了。

TPD讓我完全和解這一塊,完全釋懷。」

──阮淑艷(北海高爾夫經理)

文⊙李唐峰

 

與不同型的思路類型的人互動,最重要的原則是互相「理解」。

由於每一個TPD思路類型都有明顯差異,造成了不同型的人之間很容易產生誤會,

因為他們幾乎無法想像別型的人是怎麼思考、他們的CPU是如何運作的。

「所以,我發現每一型的人,對不同型的抱怨法都很固定!」

慎思群創力顧問公司前總經理、TPD顧問戴士杰笑著說。

其實……他是對的,我是錯的

戴士杰指出,PM型看人就看「他是不是笨蛋」?

PE型則看「他這個人勤勞嗎」?

EP看「這個人有不有趣」?

而EM型則看「他是不是個勝利者、贏家」?

然而,這樣會衍生出各型看待他人的許多誤解(如表3-1)。

研究過近六千案例的戴士杰表示:「其實這些都是偏見!」

他認為與不同思路類型的人互動,最重要的原則還是要「理解」。

表3-1:其實這些都是偏見!

你看不順眼別人,其實是你的問題

 

PM

PE

EP

EM

MP

面對人

他是笨蛋嗎?

他勤勞嗎?

他有趣嗎?

他是贏家嗎?

通常不太care人

認為PM

 

自以為是、不切實際、光說不練、理論派、打高空

自大狂、嚴肅、不關心我

古板、陰謀多、光說不練、沒有人性、懶(挑著做、留一手)

一視同仁

認為PE

邏輯差、錯誤類比、缺乏傾聽能力

 

無聊、心機重、悶、不關心我

低能、動作慢、頑固、守舊、迂腐

一視同仁

認為EP

沒邏輯、愛岔題、痞子

散漫、打混、情緒化

 

白痴、沒用、膽小鬼、焦慮、邏輯差

一視同仁

認為EM

莽撞、常出包、思慮不周、自大、忘恩負義、貪小便宜、短視近利、吹牛

粗心、考慮不周、莽撞、狡猾、投機、不正當

控制狂、毒舌、看起來很花心、情緒太誇張

 

一視同仁

認為MP

死腦筋(太專注在某一點)

太硬、太有原則、太保守

不關心我

不理人、不好笑、死抱著東西不放

 

資料來源:陳加屏提供、戴士杰整理

 

華致資訊在TPD的課程中,每一種TPD類型的成員們,透過聲明,希望別型的人別誤會他們。

圖為PE型show出的兩點聲明:

(1)我沒出聲並不代表我同意、

(2)不是不想做!是我還沒想好!。

戴士杰提供

戴士杰表示:「不同型的人,他的行為都是照著他的本能去運作。

那麼,你覺得『看不順眼』的話,那其實是你的問題,不是那個人的問題。

是你詮釋那個行為是有害的或者是有惡意的,你才會不喜歡。

坊間有很多書在教你如何控制人家、如何改變別人的行為,我覺得那是不對的。

其實當你瞭解TPD之後,首先是你會減少很多誤會,然後你接下來會成為一個『為他設想』、『先他後我』的人。」

 

高雄市北海高爾夫經理阮淑艷分享了她過去一年與老闆的互動。

她從事高爾夫球球具、球隊服務這一行已經二十年,

去年該公司因為面臨危機而進行重整,換了一位新老闆來。

雖然她知道新老闆做事的態度一板一眼,要求鉅細靡遺,

但由於她的表達方式太重過去的經驗、感覺,因而來不及應對局勢的轉變。

後來,一位熟悉TPD的好友提醒阮淑艷:

「你不能只講好聽話給PM型老闆聽,他要看數據、要看計畫,所有東西不能只用嘴巴講,也不是用感覺的。」

阮淑艷才終於瞭解原因,她馬上找會計人員將過去五年的資料抓出來,加上把公司未來兩年的評估與計畫全部整理成表格、格式化。

終於,新老闆笑了出來。

「我自己是EP型的人,很愛聽好聽話,也希望獲得人家鼓勵。但真的在那半年一句都聽不到,所以那段時間非常撞牆。」

但經過調整後,後半年她和老闆的關係就有很大的改善。

阮淑艷以老闆擅長的資訊處理方式給予報告,逆轉了兩人原本惡劣的相處關係。

 

在高雄市從事會計業務的魏淑芬與EP型的人互動,則很有一套。

她覺得EP型常會把事情往負面想,所以她面對EP型,就算自己當時心情不好也會打起精神,讓對方聽到她爽朗的笑聲或是看到微笑。

「不過,如果你對PM型的人微笑,他會覺得:『你在笑啥?我跟你很熟嗎?』」魏淑芬半開玩笑地說道:「他會覺得你有所求!」

 

與不同型的人互動,戴士杰給的應對之道是──「你不動我動」,

也就是不要用自己擅用的模式強壓對方,

而是自己改用對方能夠接受的模式來對待(參見表3-2)。

表3-2:與各種TPD思路類型的互動之道

 

對待方法(你不動我動)

PM
(講目的)

詢問或表達目的,目的要清楚
提供證據、邏輯、計畫、成效
避免直接辯論
避免涉及個人因素或私情

PE
(講事實、給時間)

說明關係、完整的前因後果、指示行動(how)、成果
提供完整的資訊、給予足夠的時間
勿傷及面子與地位

EP
(專注聆聽)

表達關心(包括私生活)
專心聆聽
打氣與讚賞
探詢(事實)(What)(不是why、不是how)
減少抽象說理、當面質疑、斥責

EM
(有反應、有結論)

看目標與成果,不需過問細節
直來直往
承諾、公平、全力以赴
讚賞與感激

MP
(講價值)

確認價值觀,不違反價值觀
瞭解彼此遊戲規則與思考邏輯
重視why(提供why)
讓事情簡單

資料來源:陳加屏提供、戴士杰整理

許多誤會 來自思路類型的不同

此外,許多組織裡的誤會,表面上有各式各樣的原因,

但戴士杰、陳加屏從事顧問工作多年,發現其實很多衝突、矛盾的產生,

根本不是表面上的原因,而是天生思路的不同。

思路聲測技術發明人陳加屏與戴士杰,曾經在一間從事工業機械零件生產加工的公司推動TPD。

陳加屏說,這家公司的總經理是EM型,負責管業務;

副總是PE型,負責管生產,但這位生產副總卻已經是十年來的第四位。

戴士杰描述當初的情況:「我們剛接觸時,他們磨擦滿劇烈的。

PE型副總老是覺得總經理一直找他麻煩,

因此在上我們課的時候,顯得相當不情願,他覺得上課無法解決問題;

而EM型總經理則是一直覺得副總頑固講不聽。」

深入瞭解這家公司後,陳加屏發現,EM型總經理通常很禮遇新挖角來的幹部,給人、給錢、給權,好得不得了。

但一陣子之後總是會產生磨擦,

不懂生產的他就會伸手去管,讓副總有被輕蔑的感覺,所以生產副總這個職位才會不斷換了又換。

陳加屏分析,其實就是每一次的差異、誤會都無法化解。

「一開始,每次總經理都很賞識自己新找來的副總,越賞識就越投入資源。

但日子一長,越投入就越親近,但其實越親近,和自己的差異就看得越清楚。

但總經理那時還不瞭解如何欣賞差異,賞識的程度自然降低。」

績效好時,問題還不大,但如果績效偶有不佳,兩人之間馬上會出現摩擦,

總經理就收錢、收權、收人,最後就是導致再換一個新副總。

「其實問題分析清楚之後,TPD就是最好的藥!

剛開始,這位生產副總根本不想上課,覺得浪費時間。」

陳家屏笑著說:「結果,我們的課程設計凸顯了PE特質與EM特質的差異,副總上完課之後告訴我們:

『辦過這麼多教育訓練,從來沒有一門課像TPD一樣讓我們這麼深刻地認識彼此。』」

後來,業務人員受邀參加該公司的尾牙,發現整個組織與兩人的互動竟然奇蹟似地和樂融融。

 

TPD運用案例──與家人和解,破涕為笑!高雄市「北海高爾夫」經理阮淑艷。李唐峰攝影 

高雄市「北海高爾夫」經理阮淑艷口述:

我家住在高雄,婆家在台南。

從我結婚到現在,多年來,只要我們回台南,我先生與我婆婆一定衝突、吵架,連除夕吃年夜飯也不例外,

最後的結局一定是我婆婆哭、我先生生氣。

然後,我看到我最愛的兩個人這樣,兩邊安撫到最後也很無力,到頭來還是哭著回家。

到最後,我們已經逃避回台南婆家,

從每個月一次,到現在一年只回家三次,而這三次也是毫無意外,同樣結局。

去年,我接觸了TPD,

回去之後,在吃飯前我就跟先生說:

「麻煩等一下如果媽媽又給你很多東西、弄很多給你吃,你就接受吧,因為媽媽是愛你的。」

我先生也跟我說:「好,我盡量。」

可是當事情發生的時候,就真的「牛牽到北京還是牛」,

他當下看到那樣的情形時,他的氣又來了,說的話還是重了一點,「媽!我要吃就自己舀就好了!」

可是就這樣一句話,我媽媽又崩潰了,每一年的情景又重演了!

但就在我媽媽哭著離開餐桌回到房間時,我就先去處理媽媽這一塊,就進去用TPD這一塊跟我媽媽講:

「媽,這絕對不是你的錯!」

我媽媽應該跟我一樣也是EP型的,

通常EP型的很容易自責,覺得今天孩子有問題都是她的錯,孩子不孝、口氣不好都是她的問題。

當時我就跟媽媽講:

「你孩子是PM,他天生沒有E,他真的是相對比較沒有同理心,但這並不表示他不愛你。

他只是沒有那一塊,你一輩子期待他跟你說好聽話,他真的做不來。你真的要接受。」

我用了一個鐘頭跟她解釋,最後她慢慢收起眼淚,跟我說:

「那你覺得我是甚麼型?」

我就說:「媽媽你是EP啊,情感很豐富,對每個人都很好。」

結果她那天就破涕為笑,接受了我的講法。

回程時我也跟我先生開玩笑地說:

「你不覺得你媽跟我很像嗎?我們兩個很煩嘛?對不對?

啪謝啦,我們就是EP的啊!我們就是天生有這麼多的愛!」

類似這樣跟他講,他也就可以接受。

以前我跟我先生互動也有很大問題,他也從來不會講好聽話給我聽,甚至吵到離婚。

「你為甚麼這樣對我?你為甚麼講話這麼傷我?……」

但現在所有的「為甚麼」都不見了,

TPD讓我完全和解這一塊、完全釋懷。

像我這種EP型的,會把很多人的事情放在心上,

工作忙完有時候十點下班了還會回娘家處理事情,

我先生就很難理解,我們也常這樣爭執,其實他是關心我,那我就會開玩笑地說:

「其實你是關心我對不對?」

他就會笑著回說:「三八啊!」就很容易理解他的關心,只是他們不會這樣表達。

以前我都看血型、看星座,

但其實經過我婆婆這件事以後,我真的覺得TPD很值得推廣,

因為我真的知道了思路的不同,很具體,

每一型考慮事情、做事情真的就是那個樣子,你真的不要想去「改變」,

用適合他的方法去帶入,很多事情就不會這麼「糟糕」。

 

原文出處:
http://www.watchinese.com/article/2013/9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