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測EP變PE,為什麼?

任何測量都會有誤差,尤其是跟人類生理訊號的量測。

譬如,量血壓,在家量與去醫院量常常差很大。

到底哪一個準?這涉及到的因素,除了量的準不準之外,也涉及到個人的身心影響。

人到醫院難免緊張,故血壓飆高很正常。

TPD聲測取樣人類的聲音,也是一種人類的生理訊號,

根據過去的樣本統計,至少有八成以上的準確度,

但仍難免會受到個人當下身心狀態的影響。

EP是所有型裡面最容易產生量測變異的一型。

在聲測中,他們最可能變成PE,但再測幾次之後,又會出現EP的聲頻碼。

這讓我們相當傷腦筋,開發量測系統的人總希望自己的系統可以百分百的準確,

碰到這樣的狀況,非徹底探究清楚不可,

於是從收音環境、麥克風、音效卡、收音員、靜電、甚至太陽黑子的活動,

通通納入考慮,一一排除之後,終於發現,原來是受測者的因素。

而且幾乎都是EP型。他們的聲音檔出現的偏誤型態還頗一致,

剛開始的幾個音檔,多半會出現PE聲碼,

如果自覺不準,再多錄幾個之後,又會出現EP聲碼。

換言之,他們的聲音不自覺的變化,連儀器也會誤判。

其他型的,刻意裝假音也不易騙過儀器。

為何如此?

老實說,我們並不清楚。

不過,我有一些假設的看法,或許值得參考。

EP同理心強,擅長將心比心,故模仿別人最容易,所以偉大的演員多半是EP型的。

由此推論,EP可能連聲音都可以以假亂真的裝成想要的樣貌。

當EP在一個不熟悉的環境,譬如,錄音間,他們可能會想要呈現某一種樣貌,

但是熟了之後,本性流露,此時錄出來的聲音又回到EP的聲碼。

當然並非所有的EP都會在PE與EP間變來變去,

會變的仍舊只是少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