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腦型人行為特質總評: 擅長謀劃,同時頑固又善變?

作者: 戴士杰

腹腦型人的行為症候群

擅長謀劃,實事求是。

排除障礙,修理故障。

分析研究,經史合參。

講究功效,理性決策。

建立規則,控制運轉。

公私分明,分際清楚。

 

「腹腦型」在台灣比較罕見。但在日本,有不少。

以工藝精湛、行事嚴謹聞名的德國人,也有不少屬於「腹腦型」。

一般人對於教授、研發工程師、總經理的刻板印象,不少也符合對於「腹腦型」的描述。

當然這並不是說,腹腦型人都一定出類萃,而是說兩者的行為特質很雷同可以拿來幫助分辨。

 

回想一下你周遭的親友,如果有人讓你感覺既頑固又善變,兩種矛盾特質兼具的話,

大概有五成的機率是屬於「腹腦型」的人。

事實上,他們既非頑固,也毫不善變,甚至可以說是非常有原則的人。

要了解他們為什麼會總是給人這樣的感覺,必須了解他們的「思路結構」。

 

「腹腦型」人的思路形狀是「井」加上「一」。

「井」字就像圍棋棋盤一樣,意味著在思考時必須要收集大量的資訊來填滿整張棋盤,才能進一步做出判斷。

「一」字卻非常單純、絕對,如同單行道一般。

「井」跟「一」是完全矛盾的思考方式:極多與極簡,複雜與簡單。

「腹腦型」人究竟是如何完美融合這兩種矛盾思路?

請想像一下由「井」字漸變到「一」字的過程,是不是筆劃越來越少?

這樣的轉變恰好就說明了他們的思考動態。

更精確一點來說,他們在接觸資訊之後,不是照單全收,而是不斷的剔除不重要的資訊。

並且產生一些概念性的「假設」,然後再拿這些理論去驗證事實。

例如,有一天他發現了「北半球沒有黑天鵝」的假設,

在證實之前,他不會輕易相信,一旦等他連續遇到幾個正面案例之後,

他就會認為這個假設堅不可摧,最後,這個假設就成了他們腦中的「真理」。

因此,當我們隨口提出一個未經證實的構想(例如,北半球也有黑天鵝),

他會很快的用腦中的邏輯加以批判(不可能!北半球我只看過白天鵝),

一旦違背這個「真理」,他們就不予採信,所以給人「頑固」的印象。

 

要如何改變他們的想法呢?通常是「眼見為憑」。

光靠推論的邏輯對他們來說是不堪一擊的,

因為他們腦中所裝的邏輯可是經過「實證」,如銅牆鐵壁一般堅固。

可是一旦出現新的證據,他們就會重新思考原有「真理」的正確性。

如果發現自己之前的想法有誤,他們會毫不留戀的推翻,建立新的假設。

相當理性的思考方法,這也難怪很容易在科學界遇見這型人。

這一推翻,很可能是180度的大轉彎,然後他們會堅持不要再走「錯誤的道路」。

這也就是為什麼有些人會覺得「腹腦」型人很「善變」:「之前不是說好了嗎?為什麼又改成這樣?」

答案就是他們獲得了新的證據,所以即時的修正了自己的想法。

但是講求功效的本質方向是不變的。

 

這個「一」字,有時也象徵「獨一無二」。他們不太喜歡與人同行,和別人做一樣的事,傾向特立獨行。

 我們曾經做過一個實驗,請「腹腦型」的幼稚園小朋友用積木蓋出屬於自己的主題樂園,全程用攝影機拍攝下來。

一位腹腦型的小女生相當的有計劃,很快就蓋出一座宏偉對稱的城堡。

但在時間接近尾聲時,這位小女生卻忽然把自己的城堡全部拆掉,夷為平地。

問她為什麼,小女孩只是臭著一張臉、搖頭不吭聲。當時我們百思不得其解。

幾年後,我們邀請一位同為腹腦型的成年人觀察這段影片,

他馬上指出了我們忽略的資訊: 這位腹腦型的小妹妹,對面一位「腹」型的小男生正在「山寨」她的作品。

他接著說,「我們腹腦型,最討厭跟別人一樣。」

 

腹腦型人另一個顯著的特徵是,他們通常讓人覺得不太在乎別人的感受。

 這是「井」型人的通病,他們的「棋盤」收集的是看的見、摸的著的資訊,

像是人心、感情、感覺、感受等等這些看不見摸不著的資訊,常不易察覺甚至忽略。

因此,「腹腦」型人經常會被「心」型人認為「白目」,不懂得察言觀色,言行舉止常會讓他們的難過、不舒服。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他們重視「真」遠勝過與人為「善」。

 對腹腦型人來說,人都應該是「理性」的,不理性的人就「很奇怪」。

除非必要,他們其實不太願意花時間了解他人「不理性的」情緒。

 而他們了解「感性」的方法就是透過「實驗」不同的互動策略。

隨著年紀漸長,與人的互動經驗增長,他們漸漸會從互動時的反應中發現,

即使是立意良善的幫人解決問題,並不見得對方會心懷感激,

甚至有時還會令人覺得不舒服,心生不滿,造成反效果。

 

以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為例,根據他的著作與言論,我們大致可以推斷他就是腹腦型的,

天生一副寶像莊嚴,難以親近的模樣,但他知道帶人帶心的重要性,

所以也會固定安排到居酒屋聚會,拉近彼此的距離,讓員工得以暢所欲言。

 

腹腦型人一般來說,清楚自己的目的,認為自己一切依據事實,理性籌畫達成的手段。

但即使是這樣的人,也有可能因為對自己的思考方式太過自信,從而陷入困境。我們給腹腦型人兩個建議:

 

1.不要總是看見問題就想修理。

這是他們的天性,但有些時候,危機就是轉機,「腹腦」型人必須更彈性的來看待問題。

有些問題在現在這個時間點是難以解決的,硬要解決,反而可能讓進度停滯不前,或帶來更嚴重的反彈。

馬王之爭或許就是個鮮明的例子。

另一個風險是,聚焦問題很容易帶給團隊成員負面的氣氛,拉低整體士氣。

 

2.容許不同的意見並存,而且多多益善。

腹腦型人一旦形成定見,很容易忽略他們覺得不重要的資訊,導致提出建議或提供資訊的人感到十分氣餒。

有的時候,這些資訊其實是一些捷徑,卻因為腹腦型人不輕信任何事的個性而遭到忽略,硬是走了遠路。

我們會建議腹腦型遇事不論大小,還是耐心的聆聽與檢視這些資訊。

因為一旦自己的假設有誤,就可以即時修正;若自己的假設正確,就會讓更多人心悅誠服,執行起來更加順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