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腦型人行為特質6-3:分析研究 經史合參

作者:戴士杰

 

「陳經理,我在想現在智慧型手機這麼普遍,乾脆我們來做APP線上購物吧?」

「等等,你為什麼覺得我們的消費者有使用手機購物的習慣?」

「嗯…因為連我都會常用手機消費啊?應該很多人也這樣吧?」

「憑直覺猜測有時很準,但你並不是公司的主要消費客群。

我認為這樣下判斷太快了,我們必須做一些資料的分析,才能判斷這個假設是否為真。」

「原來如此,那我立刻去針對客戶做一些消費者行為調查!」

 

邏輯思考的方法有2種,

一種是歸納,

一種是演繹。

前者是指看到很多類似的現象,故從中找到規律之後,

就可以判斷同類事物也會遵守這樣的規律。

例如,我這輩子沒看過不是圓的雞蛋,所以凡雞蛋都是圓的。

後者則認為,只要前提假設成立,那麼結論必定為真。

例如人都要呼吸,所以我們可以推論任何一位張三李四,只要是人,都同樣需要呼吸。

簡單的講,

演繹就是「經」(經典、真理),

歸納就像是「史」(大量的證據),

而「腹腦」型人的思考方式,卻是兩種兼用,經史合參。

 

「腹腦」型的人是天生的研究者,

他們輕易的結合上述兩種邏輯思考的方法,而毫無困難。

事實上,

有時光是找出真理、破解一樁難題、印證他們的假設,

就夠讓他們感到心滿意足。

 

「為什麼分針走一圈,時針就會走一格?」,

「腹腦」型的人對拆解機械有相當濃厚的興趣,

我訪問過許多中年的「腹腦」型人,都不約而同的表示,

他們小時候經常會拆解時鐘,觀察裡面齒輪的運作情況

(現在都是電子儀器,比較難觀察了)。

對他們來說,透過觀察找出萬物背後的原理,無疑是最興奮的事情。

 

他們的思考,尤其是對人類的議題,一開始多半始於觀察和歸納。

 

他們不輕易相信別人講的真理是什麼

(有時也會被認為是多疑或頑固)、

也不相信一次性的偶發事件。

他們傾向將兩者互相比對,確定它的嚴謹性。

「親自」觀察,

並且從大量的事件和歷史資料中抽絲剝繭、去蕪存菁,

並且試圖從中找到重複發生的規律。

 

例如,他們某一次觀察到「心腹型」的人只要一聽到他們講抽象的名詞就會分神、感到無聊,

甚至抱怨他們講的「太理論」。

一次事件對他來講,並不構成任何意義。

但是,當他反覆累積十幾個案例的觀察之後,

他們大概就會抓到一個規律:

心腹型的人聽到抽象概念就會覺得無聊。

 

接著他們就會將這套定律運用在「演繹法」之上,

未來只要看到對自己打哈欠的,大概都是「心腹型」的人。

 

這只是一個簡單的例子。

換言之,他們是天生的行銷資訊、產業分析好手。

他們很擅長從一堆複雜、亂七八糟的資訊中,

理出一個清晰的邏輯關係,

或者是說他們所謂的「理」。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總是不鼓勵其他型人與「心腹」型的人進行辯論,

因為他們腦中的理不是聽來的,而是嚴謹的歸納而來,堅不可破。

 

他們非常適合從事分析資料獲得報酬的工作

(當然,有時還順便做一些預測),

對他們來說,真理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而是靠著不斷篩選與分析大量資料,

才會得到客觀理性的結論。

 

通常,「腹腦」型人最好的搭檔,

就是沒什麼耐心的「心腦」型人,

因為他們會不斷提醒這群分析師不要只是沉浸於資料之中,

或是只是得出結論就滿足的收工,

他們知道,

真理唯有付諸實踐,才會換得價值。

而他們試誤而來的經驗和故事,

對不輕易出手的「腹腦」型人來說,也是彌足珍貴。

 

反過來說,「腹腦」型人也有助於協助「心腦」型人找對方向,

排除一些一定會失敗的策略,

讓他們的試誤性格更有效率,降低失敗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