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心型人(四):該不該相信直覺?

你一定曾經覺得自己有預知力

你一定曾經覺得自己有預知力

直覺感受:「我就是知道!」

心型人幾乎都有是否應該相信直覺的困擾,甚至連學術界都辯論個沒完,

我們的結論是:

「如果那件事情你很熟悉,你最好相信你的直覺。」

例如,對你從事多年的工作、經常接觸的客戶、多年相處下來的伴侶.、很熟悉的投資市場…

這些「有經驗」的事情,心型人的直覺通常很準。

 

什麼時候一定不準呢?

可以計算的、有明確邏輯和答案的事情,

這些最好還是交由理性去決策,

我的經驗是,「直覺」的數學程度只有小學生左右。

 

直覺並不是什麼太神奇的東西,

我打個比方好了,

你的大腦就像是一棟豪宅的主人,你的直覺就像是豪宅的警衛。

今天,他看見一個半夜出現在大宅附近的黑衣男子,

由於之前大宅曾經遭竊,而小偷就是穿黑衣的男人,

所以他立刻按下警鈴,通報大宅主人要多加留意。

如果恰巧,這位男子真的是小偷,那警衛就立了大功,防範未然;

但如果今天小偷打扮成一位紅衣美女,他可能就視若無睹,因為從未遇過這樣高調的罪犯。

 

因此,說穿了,就是你的感官察覺到變化,(而且通常是非常非常非常細微的變化),

而且這個變化是你以前經歷過的(而且通常不太愉快),

你的身體在潛意識之中立刻警告你的大腦,

透過什麼方式呢?

多半就是賀爾蒙。

所以你的身體會發生異樣,心跳加速,興奮、頭痛、肚子痛,緊張…

不管是正面還是負面的反應,都是為了警告你的大腦:

過去曾經發生類似的事情。

 

所以你大概知道,直覺有時不太可靠,

是因為意識層張冠李戴、錯誤解讀。

 

例如,著名的吊橋實驗,就發現

人在吊橋上由於害怕有生命危險,

大腦會錯誤解讀這是對眼前的異性有反應,心跳加速、小鹿亂撞。

所以,你的直覺到底準不準,還得看你本身的歷練,

歷練越多的人,越相信自己的直覺準確

(例如,越常和客戶相處的業務人員,對客戶的直覺越準,太久沒跑現場的主管反而不太準確);

 

遇到越不熟悉的事情,心型人越應該保持謙虛,

因為你的直覺有時反而是一種偏見,

讓你錯失或拒絕了許多可能的機會。

 

但無論如何,當直覺出現時,你都不應該掉以輕心,

它就像偵探片裡面的線索一樣,你可能解讀錯誤,但一定有某種象徵意義。

 

很多直覺不強的人會否定他人的直覺,甚至挑戰直覺,硬要你說清楚講明白。

你必須記住,不能被這些人影響,

因為直覺的確是一種可靠的信號,

它實實在在的反映出「有事情發生了」,「只是還不知道是什麼。」

原文節錄:每個人都有某種程度上的直覺,但不同人格動態類型群體的直覺看起來都是獨特的。對情緒-主觀型人來說,直覺是他們最容易察覺與接受的能力,因為他們可以特別強烈的體驗到直覺的信號,並且通常會把它們當成感官感受。他們幾乎總是會提到,儘管最終他們學會相信自己的直覺,但他們在過去經常違抗自己的直覺,要不就是對直覺做出理性的懷疑,或者是被他人懷疑的反應所影響。「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覺得這沒用?….你覺察到這是該走的正確道路?…你對這個人有不好的感覺?」當然,當下要很有說服力的做出回應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很難用客觀的理由和證據來支持他們的感覺。他們之後也許可以找到說法讓他們的感覺更可信,但不是在一開始。所以,當他們隨著所謂的「理性」或是「常識」來思考時,通常會做出他們以後會後悔的決定,尤其當他們證明自己的直覺比較正確時。當有夠多的這類經驗後,情緒-主觀型人或許會更加相信他們的天賦,但或許會發現,還是很難說服他人認同他們對直覺的堅信。情緒-主觀型人通常還會展現另一種直覺的才能:感受到未來的能力,去「預見」。舉例來說,我們都聽說過人們因為強烈感應到災難而改變他們的旅遊計畫-結果之後被證實是對的。當然,這樣的例子很極端,但我們相信這種預知的能力在各種情況下隨時起著作用,並且被情緒-主觀型人持續而強烈地感受到。又一次的,他們會學會要相信他們的直覺並且執行它。這項天賦可以很快的幫助個人們作決定,但在團隊中,過程可能變長,因為這會造成質問,或者是提出之前從未被考慮過的行動。如果讓組織中正視直覺的價值並且願意認真考慮,結果可能產出更高品質的決策。但大多數時候它們都不被重視。

我們傾向忽略組織中的直覺能力。我們希望決策是基於具體資料和理性預測而下的。但是在科學、經濟、哲學和心理學領域中,許多偉大的思考家和實踐者,通常是靠直覺認識或洞察力才催生出新的領域和發現。直覺訊號因此絕不該被忽視,儘管它的意義也許需要時間和有意識的探索才會清楚。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