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關a夢:我惹季安生氣了!

阿雄

阿雄,又被欺負了嗎?」穿著藍衣的矮胖國中生遞了張面紙過來。

或許是被胖男孩滑稽的模樣吸引住,戴著黑框眼鏡的瘦小男孩接過面紙時,止住了嚎泣。可惜這段寂靜並未維持多久,阿雄似乎想起,接下來胖男孩就要發動千篇一律的說教來數落自己,又繼續抽抽噎噎地哭了起來。

果不其然,胖男孩調整了一下坐姿,開始念經般的講了起來。「你啊,就是太容易依賴人了…」

「囉嗦,我又沒有要你幫我!」阿雄試圖用怒吼夾帶淚水攻勢來打斷胖男孩的疲勞轟炸,胖男孩先是一怔,接著不疾不徐的起身,一邊作勢往房門口走去。

「嫌我囉嗦,那好,我就不多嘴嘍。」阿雄眼見胖男孩要拋下自己,連忙死死的抓住衣袖不讓對方離去。

丁當,你幫幫我吧。」阿雄用微弱的聲音勉強的吐出這幾個字,看來為了出一口氣,也只好犧牲面子了。

「真拿你沒辦法。」丁當嘆了口氣,但卻意外地流露出一絲寬慰的笑容,或許,他還挺愛照顧這個麻煩的小學四年級生。

丁當

這名胖男孩姓丁,單名一個當(等他唸大學的時候,應該會覺得這個名字挺不吉利)。為了高中可以念比較好的學校(十二年國教嘛,是用分發的),特地從鄉下搬到都市,並且寄住在遠房遠房親戚阿雄的家中。

或許彼此都是獨子,再加上丁當天生喜歡當大家長的個性,很自然的就將這個有點黏人的小孩視為親弟弟,而阿雄也將丁當視為唯一可以忍受他無理取鬧的胖大哥。

「季…安…欺負我…」阿雄抽抽噎噎的說著。

季安是住在附近菜市場的孩子,也是這裡的孩子王,個性急躁,加上高頭大馬,很容易就把別人弄哭。丁當聽到問題根源是他,一點都不意外。

「你先別哭了,把來龍去脈說給我聽吧。」丁當從口袋中掏出了一本破舊的筆記本,準備把問題記錄下來。

這本筆記本,對丁當來說是個寶貝。

看起來有點歷史的淺駝色牛皮書套,上面印著意味不明,但十分精美的燙金字體「四次元2010」,似乎是某家企業的贈品年鑑。雖然過期已久,丁當仍然捨不得扔了它。另外一個原因是,他是個沒有資訊就沒辦法思考的人,雖然阿雄的故事多半千篇一律,但他還是得弄清楚狀況,把幾個關鍵資訊記錄下來,再採取行動。

不巧的是,阿雄卻恰恰跟丁當相反。阿雄的情緒一起來,就很難把事情經過交代清楚,每次,丁當都得花費不少力氣才能弄清楚阿雄到底想講些什麼。

「季安他打我。」「嗯,看的出來,為什麼打你?」「他還罵我笨蛋。」「這我們大家都知道啊。」阿雄又嚎啕大哭了起來,丁當只得等他哭完才繼續發問。

「除此之外呢?你做了什麼?」「我沒有啊。」「真的沒有?」「沒有啊,你不相信我?」「不相信。」眼看阿雄又要哭,丁當只好趕快轉換問句。

「那…季安生氣前,你說了什麼話。」「我…我說他…唱歌很難聽。」

「難怪。」由於阿雄總是和別的孩子處不來,丁當長期把這些小朋友的反應記錄下來之後,竟然也從中找出了一些規律。(繼續閱讀

頁次: 1 2 3